绝对女神: 绝对女神之风舞(上)

作者: 紫色变量 2005年10月24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风很轻。
梦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轻柔。
我趴在他*的膝上,享受他*的爱抚。闭着眼,我像一只满足的小猫咪。妈妈摸着我的头发,絮絮叼叨的说着什么,我没有听清,似乎那声音很遥远。事实上,我也不想去听。是不是所有的妈妈都这么唠叨呢?
恍惚中,我的眼睛微睁了一下,一个身影一闪即过。
是哥。
我睁开眼,一个又瘦又小的男孩子站在远去,看着我和妈妈。:“哥,”我挣开妈妈,“哥,这是我们的妈妈呀!”哥笑着,身影却越来越远。
“哥,哥。”我叫着,然后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我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我努力才看清,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孩子。岂有此理,居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抱在怀里。男孩低着头,吻着我的手。还吻我的手!我用力想把手抽开,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男孩发现我醒了,抬了抬头,盯着我的脸有半分钟,才说:“你,你醒了?!”脸上微微有些红。
:“你受伤了。“男孩说。
哦,我是受伤了。我被沌恶灵给咬伤了。我虽然是女神选召的风之探险家,可我并没有恶意要伤害他们呀。他们为什么要这要对我?我只是近距离地看看他们,想摸一下他们的壳而已。
都是这些可恶的人,让这些生命总是生存在危机之中。
这个男孩也不例外。因为它是女神选召的骑士。
我冷冷地谢过了他,要他放开我,我的声音很微弱,要他的头贴我贴得很近他才能听得到。:“不行,你是被混沌恶灵咬伤的,他是一个剧毒的物种。我还要替你清洗伤口。“他不容为回答,就从身上拿出一些药涂在我的手上。他涂得很认真。我看他低着头,他的脸越来越清析,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孩子,并不太高大,也不槐梧,身上却背了一把很宽的剑?这么年轻的男孩子就卷入这场战争,真的很悲哀!
替我擦完药,他又拿出两粒药品丸,送到我嘴边,又把他随身的水壶送了过来。等我服下了药,他才接过水壶漱了漱口。
好细心的男孩子。
他依然抱着我,他看着我的脸,说:“不要休息一会,才能恢复过来。”
那是我第一次躺在一个男孩子的怀里,也是我第一次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我能感觉出他臂弯的温暖,还有他的心跳。
我终于恢复过来。他扶我起来,说:“弓手姐姐,我们一起走吧。前面就是矿山山区了,那里的黑暗侍卫很难对付的。”
我没有回答他,我问他:“那个咬伤我的混沌恶灵呢?”
他说:“被我杀掉了!”一脸的得意。
:“被你杀掉了?你凭什么杀他?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我们是女神选召的战士,这是我们的责任啊。“
哼,简直是荒廖!
又拿什么女神的选召来哄小孩子。本小姐早已是成人了。




父母其实在我的印象里很模糊。我知道我有过父亲母亲,但他们最后还是把我给抛弃了。还不会走路,就被父母给遗弃了。我被哥给捡到了,哥捡到我的时候,哥才十岁。哥背着我,一个村一个村的流浪,一个镇一个镇子飘泊,哥照顾我就像是照顾她唯一的亲人。哥没有打过我,哥宁愿少吃一顿也要让我吃饱。就这样,我跟着哥走南闯北的到了六岁,哥已经是一个还不太成熟的少年了,哥的肩膀还是很稚嫩,我们仍然没有固定的落脚的地方,我们也一样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唯一有区别的是,哥能够用体力赚一些微薄的收入,有时能送一些小小的礼物给我了。而我,也能牵着哥的手,边走边唱歌给哥听。那一年的深秋,我们又流浪到了一个不知名的镇上,那一年的树叶落得特别的早,憔悴得像哥的脸。风很早就刮了起来,还越刮越大。晚上,我和刮瑟瑟发抖的缩在一个墙角里,哥喃喃地说,等哥长在了,能赚到很多钱了,哥就买一栋房子,我们就住进去,哥再不让你被雨淋,再不让你挨饿了。---------哥说着,我在哥温暖的怀抱里睡过去。整个梦都是冰冷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被一个穿黑衣的长者给叫醒了,她提供了一顿热气腾腾的饱饭给我们。后来,我就看到她跟哥商量着什么。我看到哥的表情很痛苦,哥搂着我,说,美奈,要是哪一天看不到哥,一定要学着照顾自己。啊!我死死拉着哥的手,我还小,虽然不明白哥为什么这么说,可是,我有一种感觉,我会失去哥。或者说,哥不要我了。我拉着哥的手,问哥,哥,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在一起。美奈不离开哥。
哥最后还是走了。
从此,我开始恨我的哥。我开始恨世上所有的人。包括我的父母。
收留我的地方是一个福利学校。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所女校。哥为了让我吃得饱,穿得暖,哥把我留了下来,自己又去流浪去了。哥说过要回来看我的,可是哥却从来没有回来过。
哥骗了我,我却再也不恨哥了。
我的童年过得一样的不开心。我不跟人交流,一个人独来独往,还自言自语。
后来,我考上了陪训风之探险家的学校,我选择了做风之探险家,不是因为我我喜欢,而是毕业之后,我除了有一份来自国家和教会的提供的收入外,我还可以到处去流浪着寻找我的哥。那个收留我的长者人很好,她了副哥的画像留给了我。好多年后,也是他告诉我,她当初给了哥一些钱,哥说,她只是把我托付给他们,不是卖,所以他拒绝了那些钱。再长大后,我发誓,我要找到我的哥。然后陪她过一生一世。
我拒绝了那个年少骑士的邀约,我决定一个人走。我不想卷入这场没头没脑的战争,我也不想为可恶的人类去屠杀这仿佛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怪兽。他们同样有生命,为什么只有我们人可以生存,他们就不可以生存。尽管我接受了女神的选召,可是我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一个我们的“敌人”。我不想哪天我找到我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满手鲜血的刽子手了。那样,哥不会爱我的。
那个男孩子说:“我叫木辛,记着我的名字。”最后还神秘的说了句:“你很漂亮。”
我懒得理他,不过最后那句话,让我听着很舒服。可是一句漂亮话也不可能必变我独行的决定的。
身边除了这些怪兽,就是那些被女神选召的战士们,他们步愎匆匆,他们互相残杀,四处都是一片血腥 。
女神说:人类和神界都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骏的时刻!
简直是鬼话,人和兽就不能和平共处吗?是人类太没有同情心了。
如果所有的人像哥一样就好了





我继续找哥,不知道哥过得怎么样了,哥还在流浪吗?哥在做什么?我每天都想着同样的问题。我不得不想。因为有一个问题我不敢想,有人对我说过,这些年一直不太平,也许你哥都不在了。我说不,我哥那么好的人!
我的泪就涌出来了。
我不信,我也不想。如果连哥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的意思?!我为什么还要为这些可恶的人的生存空间去屠杀其他的种族?
前面就是水晶旷山了,空过水晶矿山,就该是记忆废墟了。
水晶矿山很荒芜,野草丛生,到处是尘土飞扬,断壁残垣,依稀可以看到这个国家在最强盛时代的强大和繁华。不过那早已是过眼去烟了。
如今,早已被各种外来的物种给占领了。据女神的使者们讲,这是一次要颠覆人间和神界的有预谋的行动。整个神界和人界都卷入其中。
可是,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个人间里,只有哥疼过我,我虽然是被神选召的弓手,可是为什么神没有怜惜过我哥?
天色渐晚了,最后一抹阳光洒在旷山的废墟上,显得格外的悲凉。一些身着黑色长袍的老者们像游魂一样穿梭在矿山周围。水晶矿山据说是最激烈的战场之一,每天都有很多女神选召的战士和这怪兽们倒在这里,然后长眠过去。这些黑色的老者们是在打扫这些遗体,然后把他们掩埋掉。这些人是地狱的使者,他们,不管是女神的选召者,还是怪兽,都受到尊敬。因为,那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人和怪都很可悲。明知道争过来争过去的东西都得不到,还要用生命去换。究竟是为什么?
正想着,一支冷箭几首是贴着我的脸皮飞了过去,钉在我身后的树上。不远处,一个狩猎者的怪兽正搭弓要射下一支箭。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凶悍的怪物。也难怪,这种怪长着手还长着脚,跟人有什么区别?想不到连长得像人一样的怪物也和人一样凶残和危险。
我一下呆住了,我忘了我身上还背弓,我忘了我是风之探险者。我忘了要还击。
第二支箭还没来得及射出,狩猎者就倒下去了。是那个叫木辛的男孩子救了我,他小跑过来:“你怎么不还手?你想死在这里吗?”他声音很大,很激动。
:“关你什么事,我又没有要你救我?还很少有人敢这么教训我。连学校的老师也不敢。从前,除了我哥,我不相信还有其他的好人,谁敢教训我,都会得到我的反击。
木辛愣了一下:“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声音大了些?”。
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救过我。我也放小声音:“没有,是我想到我哥了。”
天太晚了,他带我到了矿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那里很偏僻,所以怪兽们没有入侵到这里。听说我们是女神选召的战士,村长拿出了他们最好的东西招待我们。村长说,这里很多都是难民。看着他们个个面黄肌瘦,衣不蔽体的,就又想到哥和我在一起的样子。
:“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人和兽不能共存呢?”
:“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阴谋。”木辛说,他的稚嫩的脸上有一种少有的沧桑。
木辛说我很奇怪,第一次看到我这么迟钝的风之探险者,还问我是怎么毕业的。絮絮叨叨的。最后学问我我怎么只有一把弓,我的剑呢?我说我把剑仍了。他睁大眼睛,扔了?!是呀,我说,扔了,我是探险者,有弓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带上一把用来屠杀的刀呢?木辛没再说话,只说,明天我们一起过水晶矿山。
第二天我拒绝与木辛同行,木辛就在后面不锭不近的跟着。甩也甩不掉。气得我直骂他。
那天下午,在我们进入矿山的时候,遭到了怪物的伏击。我们身陷险境,木辛带着我往矿山外跑,可内外都是敌人。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为了保住性命,我也加入厮杀,可惜我手上没有剑,短兵相接的时候,没有足够大的空间可以让弓派上用场。而且,从自由之都一直到水晶矿山,我都是一路走下来的,从来没有跟怪物交过手,没有经验。一下遇到黑暗侍卫这样的对手,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木辛把我护在身后,混乱中把一个水晶球交到我手里,说只要能逃出去,就别管我,一定要保护好这个球。
在我们艰难的时候,我们与另外一组的战士相遇了,我们合在一起,彼此才有了逃出去的信心。木辛指挥着众人,他让男孩子们分成两队一队把守住矿山的通道,另一队带着我和其他的女战士突围出去。逃出矿山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下矿山,木辛和其他的男孩们还在里面。护着我们逃出来的男孩子推了我们一把,还不快走?!另一个女战士部你呢?男孩凄然的一笑,保护你们是我的责任,我要跟他们一起走。说着就冲进了矿山。我和另外两个女战士一路逃回了村子,我心里一直默默的念着,木辛还在矿山里。




木辛是第二天被村民们抬回来的。木辛没有死,却伤得很重。木辛看到我安然无恙,他说很开心。
和他一起的骑士全部战死了。听着,就哭了,我和其他两个女战士会永远记住这群曾经说过“保护你们是我们的责任”的男子们。
给木辛疗伤的是一个蒙着面的男人。那个男人修长的身材,长长的头发,一看就知道应该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虽然再帅的男人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可是由于他总是带着面具,让我感觉到有一种与众不同。我问这个被村民称作阿丽大夫的男人,木辛会有事吗?阿丽大夫说,相信我的话,他没事的。冷冷的语气,让人猜不出他面具背后的表情。
我每天亲手做吃的给木辛送来,每天趴在木辛的床边听木辛说话。阿丽大夫总是坐在一边,听我们说笑。说得长了,阿丽大夫总是驱赶我走,我的病人要休息了。
可是情况越来越差,据说为了阻止源源不断的女神的战士们投身到战争中去,水晶矿山来了一个很凶悍的高级别的人物。阿丽大夫说,既然没有希望通过去,那就不要过去了。免得白白的丢掉了性命。
木辛说不,再怎么样,他死也要死在矿山里。
那些天,女神的战士们在矿山里的尸体堆积如山。
阿丽大夫说,这就是战争。战争就是这么残酷的。
木辛一天一天好起来,终于可以下床了。他开始艰难的舞起剑来。我一把躲过他的剑说,你不要命了?木辛就看着我,泪光闪闪的,你终于懂得体贴别人了。我说,我才不会呢,我是怕你死了,害我流泪,我可从来没有流过泪的。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木辛我的名字,木辛自己很得意的叫我木头,还说,跟我一个姓。我就真想拿木头砸他的头。
木辛说木头,你怎么来水晶矿山的?看你连最基本的战斗能力都没有。
是的,我没有最基本的战斗能力。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被人类视为敌人的怪物死在我的手下。我不想为了人类自私的想法去屠杀其他族类。我像其他的风之探险家、骑士一样,从自由之都一一路出发。一路上,少有主动攻击人类的怪物。其实,他们也是生命,他们也一样的可爱,为什么人类就不允许他产生存呢?我直走得很平稳,如果不是沿路厮杀留下来的血迹提醒世上的生命,现在正在进行一场两个族群之间的战斗,我一定会误以为,这一定是一个和谐的世界。以致于为了区别于我不想卷入这场战争,我把身上的剑也给扔了。
我只带了一把弓,因为我是风之探险者,我是弓手。这是我身份的最基本的特征。我喜欢这个职业,还喜欢这种感觉。但我的弓不用来进行猎杀。
木辛说,夕阳之弓,这已经是我所见到的很好的弓了。
我说是啊,很美丽的一把弓。是别人送给我的。
送这把弓我的人是一个中年的骑士。一个有些沧桑,有一张很男子汉脸的男人,那个男人也说了和木辛一样的话,你是个漂亮的弓手。男人还说,这么美丽的姑娘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男人的语气里满是怜惜。男人送了把弓给我,他说,有一把好弓,在这种残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的机会大一些。那是一个像哥哥一样懂得疼人的男人,只是哥哥没有他那么宽阔的肩膀。
三天后,我在路上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尸体。
他战死了。
我亲手掩埋了他。我不想他在这个世上做一个孤独的灵魂。
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为什么不同的族群不能合平共处?
木辛说,木头,你太单纯了。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战争,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相信我们,相信女神,我们是正义的。
阿丽大夫说,这是为战争找的借口。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并非真实的女神~只是一个故事~(18)
  • 很爱很爱你(29)
  • 寻找昔日东北服的翔(10)
  • ?p?p的我?㈦x?_??(待?m)(18)
  • 湖北女神史(22)
  • 并非真实的女神~只是一个故事~(18)
  • 写给我女神里的老婆猫猫(天使也一样)(16)
  • 我的心永远在傲气(11)
  • 爱上猫的鱼(09)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