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女神: 绝对女神之风舞(下)

作者: 紫色变量 2005年10月24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阿丽大夫的话不多,但每句话都很超脱和淡然。

不像眼前这群喜欢厮杀的人。

如果所有的人都能像阿丽大夫这样,世界是不是就不会有战争了呢?

据说,阿丽大夫是来这里最早的人之一。阿丽和人们一起在这里建立了村寨,在这个远离神的庇护的地方、也少有怪物侵扰的地方,过着朴实却贫困的生活。阿丽大夫用自己的一双秒手,替村民治好了病痛,也在村寨里建立了绝对的威望。但由于阿丽大夫的性格,阿丽大夫没有做村寨的主事,村子里的事情都是村民了一起拿主意。

这里没有统治,更没有私心。

如果可以,我更愿意把阿丽大夫当做神。?

阿丽大夫没有什么话,对别的身世什么的也没有兴趣。只是木辛总是叫我木头木头的,让阿丽大夫大为不解。阿丽大夫就问我,我叫什么。我说我没有名字,我只记得我哥小时候叫我美奈。阿丽大夫问我,你哥现在好吗?有多大了?我说,我很小就和哥失散了,我正在努力的找他。阿丽大夫说,如果找不到呢?我说不会的,如果找不到我就找一辈子。

阿丽大夫说,那么小就失散了,就算你有一天遇到了,你还能认识吗?我坚定地说,认识,当然认识,我保存着我哥的画像呢。

那是我和阿丽大夫说得最长的话。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阿丽大夫摸着我的头,说,女神的战士是不能哭的。

木辛就笨多了,木辛说,原来你真的有个哥哥呀,那天我抱着你,你迷迷糊糊的叫哥,哥,我还以为是叫我呢。

我狠狠的给了他一下,以后再敢叫我木头,我杀了你。你以前怎么叫我,现在还怎么叫?

木辛问我,我以前怎么叫来着?

我说,你以前叫我弓手姐姐的。

木辛还是木头木头的叫,他说这样才叫一家人。

木辛的身体在阿丽大夫的调养下,一天一天的恢复了。我突然有种感觉,这种日子马上就要不复存在了。

这里有我已经当做亲人的两个人。

看着木辛又蹦又跳的,我经常看着他,看着看着就呆住了。

我突然想起,在矿山的时候,木辛给过我一个东西。

我拿出那个水晶一样的球,还给木辛。木辛脸上的神色忽然的紧张起来,眼睛迅速的向周围扫了一遍,只有阿丽大夫在旁边。木辛的那种神色让我很惊噩,但那种神色转瞬即逝。木辛嘻嘻哈哈地把那个球又推给我,姐姐,这是小弟送给你的见面礼,送出去的东西我是不会收回来的。我说,木辛,这是你在最危险的时候托付给我的,我想这东西对你一定很重要。就像我身上随身带着的我哥的画像一样,是可以用生命去守护的,就别骗我了,用不着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来讨好我。木辛就收了,他说,什么呀,这只是我妈留给我最值钱的东西而已。我很穷的。

没想到,我说的这句话成了我一生里说得最错的一句话。一个平凡的下午,一句平凡的话,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些天里,女神的战士们的行程被阻在水晶矿山。原因是因为矿山里来了一位别人恐怖的守护者。自从他来了,能通过水晶矿山的战士少得可怜。多数不是战死了,就是退回到了我们的村子。可是,这个村子也很贫困,容不了这么多的人。很多战士选择了再去修炼,更多的选取择了离开。

阿丽大夫对木辛说,你还年轻,不要为了不可能的事情去白白牺牲。

我也劝木辛,不要参与这场战争。至少也等有了机会,积蓄了力量,有了把握再过去。

哪天如果姐失去了你这个亲人,姐会心痛的。

木辛眼里的闪烁的感动,就像夜空里的星星。他反过来安慰我,我知道该得志么做。木头,你实在不适合做女神的战士。回自由之都吧,那里适合你。

木辛完全痊愈了,但他却从来没有提水晶矿山,没有提他的使命。那些天,他脸上也没有和他年纪不相符的表情。

他像一个开心的大孩子,更像就是在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朴实的村民。每天日出而作日落日息,为了一顿饱饭出去劳作,因为一个肤浅的玩笑笑得前仰后合,还因为失去一个很小的东西而心痛不已。木辛是村子里孩子们喜欢的木哥哥,是村子里少女们心中的小帅哥,还是老人们认可的好少年。

木辛拉着我去水里抓鱼,他卷起裤腿在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只是为了为阿丽大夫和我这个姐姐做一顿好吃的。木辛天真的样子可爱极了,完全有别于初次见我的生涩还有做一个战士的刚毅。

可是,木辛越是这样,我就越感到不安。

木辛究竟是在逃避还是真的忘却了,或者,他还真的是一个孩子。







有天夜里,雨下得很大。大得坐在屋里只得到雨打地面的轰鸣。

村子里的一个小孩子却在这样一个夜里病了,病得很重。阿丽大夫一愁莫展,一屋子焦急的人,都围着阿丽大夫,仿佛是末日来临一般。村子里的人把每一件事情都当做是自己的。

阿丽大夫说,病不是不能治,实在是手上正缺一种药,需要去山上去采。村民们说再难也要把孩子救回来,都纷纷请命。

我再次被这些纯朴的人给感动了。

木辛站了出来,说我去吧,我是女神选召的战士。

木辛和另外一个战士打开门,就消失在了雨中,雨声马上淹没了他们的脚步声。

对着茫茫的夜色,我莫名的担起心来。

阿丽大夫送走了众人,也送走了我,阿丽大夫说,别担心,木辛不会有事的。

我睁着眼,一秒一秒的把漫长的雨夜给用数字丈量了过来。天快亮的时候,木辛一个人回来了。

孩子被救了回来,没有人注意到,只有木辛一个人回来了。

木辛在房间里咬着牙,一声不吭。

我问,另外一个人呢。问了几遍,木辛的眼泪终于下来了。原来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黑衣人的伏击,那个战士拼了命脱住那个黑衣人,掩护木辛先回来了。

人们在第二天找到了另外一个战士的遗体,在下葬的时候,我听到木辛低低地说了两句话,具体是什么我没有听清,只隐约听到他说,我已经死过两次了。

木辛成了所有村民的英雄,木辛的话比从前少了一些,整天和孩子们混在一起。木辛在教他们剑术,让他们有朝一日都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木辛教得很用心,空下来的时候,我和木辛坐在草地上看着孩子们。木辛说,他真的找到了一件自己很喜欢也认为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我真的很佩服阿丽大夫。

我说,那你就把这件事做下去就好了。不要再去想那场没有意义的战争了。

我很怕在他面前提这场战争,我怕提起来就会让木辛记起他似乎已经忘记的使命。怕他会去闯水晶矿山。

木辛说,姐,回自由之都吧。那里是我的们的出生地啊。

自从那个风雨大作的晚上之后,木辛就叫我姐了。

我说是啊,那里是人间少有的净土。可是我还要找我哥,这是我一生里面最重要的事情啊。

木辛欲说还休,躺在草地上,看着天。

阿丽大夫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去看木辛教孩子们练剑,总是勉励孩子们要学好了剑术来保卫村子。阿丽大夫说,木辛终于懂事了。阿丽大夫说,你们来了,村子就有希望多了,要不就住下来吧,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你们的亲人。阿丽大夫说这句话的时候和平时的语气一样,声音却暖了许多。

阿丽大夫还说,过去的事不能总是放在心上一生一世,就把过去当作回忆吧。我知道我和木辛能不能代替你哥,但我们可以像亲人一样,相依为命不离不弃。

我摇头。

我忽然记起自己是一个风之探险者,我是没有家的,我是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我唯一的一个自私的心愿,就是能找到我哥。那个苦命的男孩子。

与此同时,我也想起来,木辛是个骑士,还是女神选召的战士,还有他念念不忘的使命。

那一晚,木辛送来他亲手制作的茶,他说阿丽大夫很喜欢,他要冲给我喝。

喝下去之后,我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我摇摇头,想努力看清楚的时候,就没有了意识。只觉得身子一沉,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等我有意识的时候,我知道我躺在床上。可是我睁不开眼,张不了嘴,我好像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梦里游荡,没有尽头,空洞得挨不到天也着不了地。可是我却有意识,我清楚的知道我在梦里。只是摆脱不了梦魇的究缠。

我知道,有些事,永远不可挽回了。

木辛在我耳畔低语,姐,我是女神选召的战士,我有我的使命。我想告诉你,我们眼前的怪物他们并不是有生命的东西,他们是被其他神所操纵的一些由能量和魔力组成的没有生命的生物。你太单纯了,单纯得以为他们可爱,以为他们是一个族群。我身上带着的那个水晶球里藏着就是这些怪物的资料,我要去把交给女神,去挽救这个世界。姐,如果你醒了,千万不要再对这些怪物存有幻想。他们会伤了你的。

姐,不,我还是叫你美奈吧。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说你很美丽是吗?那是我第一次当着一个女孩子这么说。美奈,你真的很美丽。有好多次,我很想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想一辈子不离不弃的陪你在这种地方过一生,一世。

可是,我是被女神选召的骑士。我不能自私的让你痛苦。让你去等一个没有明天的人。美奈,我要走了,去水晶矿山,死得人太多了,我们必须要阻止这场战争。我走了,以后,会想起我吗。

真的很爱很爱你。

把过去忘了吧,找一个可以相依为命的人,过一生。知道你幸福,我在天界也会开心的。

我感觉到一对温热的唇贴在了我的唇上。久久地。

木辛就这样走了,将一颗眼泪留在了我的脸颊上



时间不长,我被人救醒了。那个人是跟着阿丽大夫学医的弟子。那个弟子说,他找不到阿丽大夫,就来找我,发现我中了体温下降,知道我中了睡毒,就救醒了我。我没有多听她解释,想着阿丽大夫不见了,应该是去追木辛了吧。我抓起我的夕阳之弓就冲出去了。

木辛,等着姐啊。

通往水晶矿山的道路上一片狼藉,一看就知道,经过了一场很激烈的厮杀。从地上的尸体上看,来闯水晶矿山的并不是木辛一个人,看来,他真的是预谋了很久的。

我从地上拾了一把剑,就进了矿山。

矿山里阴暗曲折,我没头没脑的到处乱窜。

矿山里的厮杀似乎早就停止了,除了满地的尸体,看不到有人生还的迹象。难道我来晚了?我忍住要溢出眼眶的泪,那是我现在至亲的两个亲人哪。

七弯八拐,我在一个矿道的拐角处找到了木辛。让我不敢信的是,木辛居然和阿丽大夫伏剑对立着,那样子像是要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我叫了一声,木辛,阿丽大夫。我想跑过去抱住他们。

美奈,别过来,阿丽大夫不是好人。那天晚上追杀我的人就是他。

像是一声惊雷,将整个矿山震的地动山摇。

美奈,快走,阿丽大夫会杀了我们的。木辛向我*过来,用身体护着我。

阿丽大夫,我轻轻地唤出声。

是的,我们各为其主。阿丽大夫冷静的说。一如他从前的语气。

阿丽大夫,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尊敬你。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让美奈走,你杀死了我,你就从我身上把东西取走。不要伤害无辜。

好,木辛,我欣赏的就是你这一点。我不会为难美奈的,我们只是各为其主。

木辛用胳膊撞我,让我离开这里,

美奈,找到你哥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任何时候都会在天上等你的好消息。

我眼泪就涌了出来,我扑上去,吻在木辛的唇上,我说,不,我不找我哥了,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美奈,走吧,我求你了,保护你是我的责任。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不管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都会痛苦的。

听我的,美奈,走。别让我死不瞑目。爱你。木辛朝阿丽大夫冲了过去。

我看到木辛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又被抛了出去,喷溅出来的血染红了我的视线,木辛的叫声震聋了我的双耳。

木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握紧手中的剑,冲阿丽冲了过去。剑光一闪,我的剑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出去。

阿丽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像一尊石雕。

我依然感觉不到他面具背后的表情。

木辛艰难地说,阿丽,你说要放美奈走的。

她随时可以走,我说了不会伤害她的。

木辛用满是鲜血的手握着我的手腕说,美奈,走吧,你有事,我就是死了也会痛苦的。木辛的样子很怕人,扭曲的脸上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嗯,我走,我走。我哭着,抱着木辛,就像他当初为我疗伤时抱着我一样。

空空的矿道里,全是我的哭声,和回音叠加在一起,痛彻心肺。

谁都不要想走。

一个很尖利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哭声,一个狂暴狞猎者从矿道后面闪了出来,被火把拉长的影子遮盖了整个矿道。想必他就是那个另所有人胆寒的那个矿山的新领主了。

队长,请尊重我的意思。放这个女孩子走。阿丽大夫的声音。

可耻的人类,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把这种自以为是的生物斩尽杀绝。

矿道里满是他可怖的笑声。

木辛居然站了起来,他紧握着剑,冷冷地笑着,转过脸说,美奈,都是我没用,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我说,木辛,和你死在一起,我愿意。

木辛揽着我的肩,一步步的冲狩猎者走去。

狞猎者邪恶的狞笑着,抬起了手中的弓。

一步一步,木辛和我无所畏惧。我渐渐地都感觉到了箭头上阴冷逼人的寒气。

木辛突然一把推开了我,他疯了一样朝狞猎者扑了过去,看来他是想和他同归于尽。箭再次撕开了木辛的身体,木辛被箭巨大的推力给甩了出去。木辛的剑没有伤到狞猎者分毫。

黑暗里,被抛出去的木辛眼里的绝望特别的明亮。

我摸到了背上的夕阳之弓,不行,我要救木辛。我搭起箭,却怎么也拉不动弓。

我没有经过任何的历练,这种硬弓我当然没有力量拉开了。

为什么,我拼了全力,弦才动了一点点。

狩猎者的箭已经上了弦,开始向我瞄准了。

我盯着狩猎者狞笑的脸,咬着牙,将弓缓缓的拉开。

绝望,愤怒,鱼死网破的决心激荡着我血管里的每一滴血液,然后化成无穷的力量。弓一点一点的被我拉开,我手上的血开始顺着弓弦滴落下来。

哼哼哼啊,祈祷都没有用了。女神的选召者。狩猎者射出了他手中的箭。

我不避不闪,我只想射出我的箭,我要为了木辛杀死他。

上在弓上的箭终于被我拉满了弦,我只希望在我没有倒下的时候,还有机会射出它。

一个身影横在了我跟前,那个人清瘦高大,我知道,他是阿丽大夫。

最让我意外的一个人。

他把手中的剑掷了出去,却被狩猎者用弓给格开了。

但他没有挡住我射出去的剑,我的剑不偏不倚,正射中了他的心脏。

他都来不及哼一下就倒了下去。

阿丽大夫也倒在了我的怀里,我扶着他,感觉着他的身体一点点的下沉,他嘴里念着,美奈,美奈。

他用手揭开了面具,那张脸,居然是我要用一生一世去交换去寻找的脸。

哥,我撕心裂肺的叫着。



哥倒在了我的怀里,除了叫美奈,他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身上,也保留着我小时侯的一副画像。

我搀着木辛出了矿山。我要送他去见女神,帮他一起完成我们的使命。

照顾我今生最爱的人,也是我的责任。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绝对女神之风舞(上)(24)
  • 并非真实的女神~只是一个故事~(18)
  • 很爱很爱你(29)
  • 寻找昔日东北服的翔(10)
  • ?p?p的我?㈦x?_??(待?m)(18)
  • 绝对女神之风舞(上)(24)
  • 湖北女神史(22)
  • 并非真实的女神~只是一个故事~(18)
  • 写给我女神里的老婆猫猫(天使也一样)(16)

  • ::::::::热门新闻关注::::::::